地方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专利行政维护技巧考察官轨制正式落地 专家倡议适度公
发布日期:2021-05-24 21:43   来源:未知   阅读:

    ● 技巧考察官作为涉案技术与行政执法职员之间的桥梁,为查明技术事实、公平解决技术类案件纠纷供给了支撑跟保障

    ● 技术调查官可以从专利审查部门、行业协会、高等院校、科研机构、企事业单位等相关领域的技术人员中遴选

    ● 适度公开技术调查意见,在一定范围内向各方当事人公开并接受质询,从而填补技术调查官在技术调查意见中的知识漏洞

    □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维

    近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办公室印发《对于技术调查官介入专利、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侵权纠纷行政裁决办案的若干规定(暂行)》(以下简称《规定》)。

    据国家知识产权有关负责人介绍,《规定》对技术调查官参与知识产权侵权纠纷行政裁决运动进行了标准,以有效加强侵权纠纷行政裁决工作技术支撑,进步知识产权侵权断定才能和程度。

    多位专家在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规定》的出台象征着我国技术调查官制度将从过去的仅限于用于司法程序,扩大到知识产权技术类型案件的行政裁决案件中,解决了曾经作难堪点的技术事实查明问题,为依法处理技术类侵权案件提供重要保障。

    有助查明技术事实

    已有实际行之有效

    近年来,在知识产权领域引入技术调查官的要求已进入顶层设计。

    2019年11月,中心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要求“加强专业技术支撑,在知识产权行政执法案件处理中引入技术调查官制度,协助行政执法部门准确高效认定技术事实”。

    《2020-2021年贯彻落实〈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推动打算》提出“研讨建立知识产权行政保护技术调查官制度”。

    国家知识产权有关负责人说,专利、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侵权纠纷案件大多复杂,专业性和技术性强,涉及领域广,有大批技术事实问题须要认定,在司法审讯、行政执法、行政裁决、仲裁调停工作实践中,急切需要通过咨询相关技术领域专家或者委托技术鉴定等方法协助办案人员查明技术事实。

    南京知识产权法庭原庭长姚兵兵告知《法治日报》记者,在专利和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有关的侵权纠纷的解决中,技术事实查明是难点。“专利行政机关具备高度专业性,但这并不意味着面对复杂多样的技术问题,专利行政机关全都具备相应的技术知识。”即使是在涉及权力要求解释的法律问题中,其也与技术问题交错在一起,如专利权利要求解释是说明技术特点或技术计划的形成,可见其与技术问题不可宰割,这就要求以所属技术领域中一般技术人员(法律拟制的人)的角度去对技术加以认识和剖析。

    “技术调查官作为涉案技术与行政执法人员之间的桥梁,为查明技术事实、公正解决技术类案件纠纷提供了支持和保障。”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传授黄玉烨说。

    在专利行政机关正式引入技术调查官制度之前,其在司法范畴已有相干实践。姚兵兵近来发明,检察机关也有应用这一制度的举动,“这阐明全社会特殊是与负责处置与技术有关的纠纷或争议主体,都意识到了技术问题的主要性,并联合社会需求加强这方面的工作”。

    事实上,在知识产权行政保护领域,已有地方实践走在前头。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此前,在办理专利侵权纠纷行政裁决案件时,为了更好地认定和查明技术事实,局部地方知识产权管理部门在引入技术调查官方面开展了踊跃摸索。

    例如,北京市知识产权局自2014年起,聘请专利审查合作北京核心专利审查员参与专利侵权行政裁决工作,协助查明技术事实。2017年正式建立技术分析师制度,2018年至2020年,技术分析师共参与案件审理187件,出具咨询意见279份。

    近年来,跟着我国常识产权掩护力度一直加大,处所专利治理部分办理专利侵权纠纷行政裁决案件逐年增加。国度知识产权有关负责人先容说,2020年全国共办理专利侵权纠纷行政裁决案件4.2万件,同比增长9.9%。为进一步增强专业技术支持,各地对树立知识产权行政维护技术调查官轨制有强烈的需要。

    2021年6月1日将正式实行的修正后的专利法,对此也有要求。依照专利法第七十条规定,国家知识产权局将依恳求处理在全国有重大影响的专利侵权纠纷,为做好重大专利侵权纠纷行政裁决工作,正确高效认定技术事实,也需要尽快建立完善技术调查官制度。

    明白定位职责请求

    提高纠纷处理效率

    《规定》共20条,分辨对实用规模、技术调查官的定位和职责要求、遴选范围、管理措施和实施日期等作了规定。

    《规定》明确国家知识产权局和地方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处理专利、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侵权纠纷案件,可以指派技术调查官参与行政裁决活动,国家知识产权局负责建设国家技术调查官名录库,选任和管理技术调查官。各地方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可以选任和管理本辖区内的技术调查官。

    根据《规定》,技术调查官属于行政裁决的帮助人员,对案件合议成果不拥有表决权,依据行政裁决办案人员的指派,为查明案件技术事实提供咨询、出具技术调查意见和其他必要技术协助,技术调查意见可以作为合议组认定技术事实的参考,合议组对技术事实认定依法承担责任。

    技术调查官实行哪些职责呢?《规定》明确,其职责包含:对技术事实的争议焦点以及调查范围、次序、方式等提出意见提议,参与调查取证,参与讯问、口头审理,提出技术调查意见,帮助组织鉴定人和相关技术领域专业技术人员提出意见,出席合议组有关会议,实现其余相关工作等7个方面。《规定》对技术调查官发展上述工作提出了详细的要求。

    技术调查官能够从专利审查部门、行业协会、高级院校、科研机构、企事业单位等相关领域的技术人员中遴选。同时,对于行政裁决波及重大、疑难、庞杂的技术问题,技术调查官委决不下的,还可以从高等院校、科研机构中聘任相关技术领域存在副高以上职称的专家提供征询。

    根据《规定》,技术调查官参与行政裁决活动应告诉当事人,并遵照躲避、保密,以及与行政裁决工作有关的法律法规及有关规定。技术调查官应回避的情形包括以下4种:是本案当事人或者当事人近支属;本人或者其近亲属与本案有利弊关联;担负过本案证人、代办人;其他可能影响对案件公正办理的情况。对于贪污行贿、徇情枉法,成心出具虚伪、误导或者重大漏掉的不实技术调查意见的,应该追究法律责任,构成犯法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国家知识产权局有关负责人流露,下一步,国家知识产权局将按照《规定》要求,组织开展首批知识产权行政保护技术调查官推举工作,建设完善国家知识产权技术调查官名录库,组织开展相关培训,根据专利、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侵权纠纷案件实际需要,指派相关领域技术调查官参与行政裁决活动。

    在中国政法大学教学冯晓青看来,《规定》对于我国知识产权领域的技术调查官制度而言,是一个重要发展。“《规定》的实行表明,我国技术调查官制度将从从前的仅限用于司法程序扩展到知识产权技术类型案件的行政裁决案件中,有利于在知识产权行政裁决案件中更加迷信、公道地认定相关技术类事实,为依法处理行政裁决案件提供重要保障。”

    冯晓青弥补说,随着我国第四次修改的专利法的实施,相关专利行政部门将面临更多的技术类行政裁决案件,而这类案件具有较高的专业性、技术性和复杂性,在技术类知识产权行政案件裁决中引入技术调查官制度,则可能弥补这一领域技术调查官制度的不足。

    姚兵兵也指出,《规定》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专利行政机关处理此类纠纷的效力,有望到达高效便捷的后果,并为行政执法人员提供技术支持,保障行政裁决的品质。

    选任专职而非兼职

    完美参加程序划定

    不外,在黄玉烨看来,《规定》中仍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

    首先是技术调查官的设置方式。从《规定》来看,应当是?用兼职的方式来选任技术调查官。但兼职技术调查官均有本职工作,当其本职工作与技术调查工作在时光上涌现抵触时,其通常会优先抉择本职工作;同时兼职技术调查官通常不定点定时办公,这不便于行政执法人员与兼职技术调查官之间就案件涉及的技术事实问题进行有效、充足的沟通。

    由此,黄玉烨建议,选任一批专任技术调查官,以专职技术调查官带动兼职技术调查官的技术调查工作。“这一方面便于行政执法人员与技术调查官之间就涉案技术事实进行沟通和交换;另一方面有助于技术调查官积聚教训,提高审查能力、业务素质。从久远来看,有助于建立专业化的技术调查官步队。”

    其次是技术调查官的意见有待进一步公开。黄玉烨指出,因为技术调查意见并非执法人员自己作出,而是由技术调查官根据本身知识得出的论断,其不可防止地受到技术调查官自身知识水平、态度、知识偏见等因素的影响,从而导致其调查意见可能与案件的客观事实并不相符。如果相对不容许当事人对技术调查意见予以认可或者辩驳、对案件事实进行解释或者解释,则实际上限度了技术调查官从当事人处取得信息的道路,增添了技术调查官失掉技术方案发明进程以及精确懂得技术特征的难度,不利于案件技术事实的查明。

    为此,黄玉烨倡议,适度公开技术调查意见,在必定范畴内向各方当事人公开并接收质询,从而补充技术调查官在技术调查意见中的知识破绽,修改技术调查官的知识成见,改正技术调查意见的显明过错和缺点,从而最大水平保障技术调查意见的客观性和中破性。

    “技术调查意见的公开是一定范围内的公开、适度公开,而非全体公开。技术调查意见中对技术专业术语的懂得、对所涉技术领域公知常识的解读等技术事实认定所依据的证据资料可以公开,并许可当事人进行质询和纠正;技术调查意见中对技术启发的认定、权利要求的范围理解等对技术事实问题的结论性意见则不宜公开。”黄玉烨说。

    在姚兵兵看来,这一点是“最凸起的问题”,必需斟酌“技术调查官的定位与职责和其看法如何向当事人公然,让当事人双方有发表本人意见的机会或有辩论的机遇”。

    姚兵兵同时提示,技术事实与法律问题有时并不明确的界线,当办案人员构成有“技术助手”而不器重技术问题与法律的界限时,则可能与该制度的目标产生偏离,从行政裁决程序中假如呈现问题需要内部查究义务时,造成无人承当的被动局势,所以要有完善的技术调查官参与行政裁决的程序规定和职责规定。

    冯晓青也以为,现行的技术调查官制度在专业构造设置、人员装备以及相关程序的完善方面都需要进行改造,“尤其是关于技术调查官所作出技术调查结论的法律位置有待明确”。